登录
苍松不语
二十八°·琐碎
(七·苍松不语)

文/失意の栖居

理解生活,是一件很难的事,也是一件很苦的事。

我这般想着,沿着通往老和山顶的阶梯拾阶而上。晚秋的清晨,初阳刚刚升起,尚无法驱走雾气,冷冽拂面,有微微的不适,却也使人神清气爽。

这个世上有诸般苦:有穷困潦倒之苦,有曲高和寡之苦,有高处不胜寒之苦,有怀才不遇之苦,有忧国忧民之苦,有浑浑噩噩之苦,有沉疴难医之苦,有牵肠挂肚之苦,有踽踽独行之苦,有感情错付之苦,有声名所累之苦,有沉湎过去之苦,有忧惧未来之苦,有离别死生之苦,有患得患失之苦,有怨憎会之苦,有求不得之苦……凡此种种,万般皆苦,众生皆苦。就连苦的滋味也百味杂陈:苦涩、苦痛、苦楚、苦辛、苦难、苦寂、苦悲、苦凄。

人之一生,碌碌而为,孜孜以求,却仍然逃不出这苦海,当万般苦楚加身,不禁要问,人生的意义究竟为何?

每个人的出生,都不是他自己决定的。他降生在什么时代,什么环境,什么家庭,都先于他的出生而确定。而死亡,也是万物荣枯盛衰的自然规律,规避不得,预测不了,左右不能。有人生就锦衣玉食、书香门第,王侯将相、平步青云易如反掌,有人生就家徒四壁、市井人家,鲜衣怒马、金榜题名难比登天。如若每个人追求的生命的意义都是幸福,而幸福的标准是万事如意,那怕是过于异想天开,自以为是了。就像眼前石阶边的小草,一岁一枯荣,有时见它,被行人无情踩踏,几近奄奄一息,有时见它,又在夹缝中绿意盎然——在一个不知名的晨,一阵不知名的山风中,又该被人们莫名地赞美其品行高洁、生命力顽强了。

然而,小草何语?生命的意义不过是被动的:适合生长在哪里,呈现什么姿态,如何生长、繁殖,以及消亡,都写在DNA里,又被环境所干预着。

人又何异呢?我看着我家的小宝,眉眼像父亲,鼻尖像父亲,笑起来尤为像父亲。忽有一天,解锁了技能,双手合抱东西就往嘴里送,又一天,解锁了技能,一躺下就就地翻身。我一遍一遍在院子里推着她遛弯的时候,停下她便要哭,腻了她便要抱,瞌睡了她便要闹,饿了她便要吵。她别的不会,有需求就提(也就是哭),需求满足了就笑。她不需要跟你讲道理,不需要计划和谋算,不需要在意你的眼光和情绪,不需要讲面子。我第一次如此真切、近距离地观察一个小生命的成长、发展变化。比之成人世界的算计,这种近乎本能的、写在DNA双螺旋链上的算法程式一样的生命现象,其本身更为奇妙和充满乐趣。

我在帝都偏远的郊区住了5年。寒来暑往,一条路不厌其烦地来回走,路边的银杏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新绿时,我在想:呀,又是春天来了,一切都复苏,焕然一新!等它垂垂老矣,寒风中在枝头留恋而无力地颤抖时,我在叹:繁华落幕,再待来年!意气风发、老人迟暮,这不过是我赋予它的意象。对于银杏来说,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或许只是作为生命本身,展现天赋的生命力——经历一个春秋,十年,百年,千年、亿年,至物是人非、沧海桑田——陪着时光,静静地绽放,悄然沉寂吧。

然,人非草木。人,有思想。从人类开始仰望星空的那一刻,便有了罪孽。星河璀璨,便想要摘星揽月,欲望自此滋生、膨胀。害怕孤独,便需要有人陪伴,又怕遭遇背叛。付出,便想要回报,否则便怨天尤人。声色犬马过后,便难以安贫乐道。向往自由和不羁,却受人情世故的绑缚。心比天高,却命如纸薄。浪子回头幡然醒悟,却又积重难返。特立独行,又忧虑曲高和寡。患得又患失。患寡亦患不均。

于是,智者言: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佛陀曰:苦海无边。而芸芸众生,多是愚者。不能理解和接受诸般的不如意与苦。

用数学的观点看,把幸福或者期望的某一项事情的幸福值看成一个函数,这个函数的表达式,与基因对有关,与时间有关,与相关的人和事有关,与某一时刻或一段时间里外界的刺激有关,与个人起点或现状有关,与个人努力有关,与情绪有关,与突发事件有关……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函数,自变量之多,数以亿万计(光基因就数以亿万计),任何一个因素的影响,都可能影响到幸福值——只不过程度不同,影响的方式不同(有的正相关,有的负相关,有的强相关,有的弱相关)罢了。显然,人无法完全控制所有的自变量:基因对,个人起点在降生之初便成定局,与之相关的人和事、外界刺激、突发事件,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估计和预见,亦有不稳定因素在其中,不能完全掌握,情绪、努力、随着时间的积累,才是关于可塑自身的更容易掌握的因素。甚至,这个复杂的函数,根本找不到它的解析表达式:可导?可微?连续还是离散?单调还是非单调?甚至它是一个混沌系统,时刻处在变化中也未可知。如此来看,从理论的角度分析,人所期望的某一项事情的幸福值,本质上是可变非可控的,苛求“理所应当”的幸福,其实是认知上的谬误!人无法认识到这一点,信服这一点,便是自讨苦吃。

人所能做的和应该做的是,把握这个复杂函数里那些可能掌控的自变量:选择正确的方向,投入巨大的努力,用积极的情绪和正确的认知去应对函数中的羸弱的起点劣势、外界的干扰。如此,便是这个“幸福命题”的最优解了。然则,人太过“聪明”,在最大化这个复杂的关于幸福值的目标函数的过程中,遇到目标值增长缓慢、初始状态太差,外界扰动导致目标值陡降等情况时,容易产生负面情绪:自暴自弃、退缩、放弃等,于是离幸福的目标越来越远。学术界和工程界炙手可热的机器学习,模拟和学习了人类复杂、精密的能力,青出于蓝的地方在于,不管遇到何种情况或变故,它或许会调整策略,调整参数,却永远也不会放弃坚持和前进,始终以最大化目标函数为目标。或许人要更轻松地接近目标,抵达幸福,也要反过来学习一下机器的坚持吧。

行至半山腰,日光逐渐明耀,光和热分解着山间的雾气,窸窸窣窣的声响多起来了。间或听到北侧的山涧潺潺的流水声,更远的地方,一片茂密的枫叶染红了一面山墙,日光照耀下,偶有水珠反射过来亮光,像是这山间的精灵在眨巴眼。

家里的小宝,我真羡慕她除了吃喝拉撒睡,本能地趋利避害外,不知天日,亦不知忧虑。孩提时,无知是因为天真烂漫;成年后,无知源于傲慢和偏见。这是成长,也是失去。人越年长,失去的便越多:纯真、记忆力、健康、勇气、好奇心……纷杂的世界,纷杂的心绪,是否都值得——这业已失去,正在失去,必将继续失去的人生——去斤斤计较?孜孜以求,究竟求索的是什么?人生的意义在何处?在那个虽灯火通明,却四寂无人、落针可闻的夜,内心的寂寥何处安放?

大抵做到四点就可以聊慰有生之崖了吧:生病有人作陪,落难有人相帮,临终有所忆,身后有人传。人一生走了万千步,决定他成就的,往往只有特殊的那么几步。同样,触动心灵,寄托一生情思的,也只有触达心灵的寥寥几件事吧。生病有人作陪,落难有人相帮。这是第一境界。在脆弱的时候有人扶持,有所依靠,感受到温暖,那么在人生的平地或者高光时刻,也能感念感恩,也不失为平凡而幸福吧。至于路途的起起伏伏、坑坑洼洼,既然避不过去,又何须过于介怀?临终有所忆。这是第二境界。如果终其一生,有所执着,有所追求,事业也好,爱情也罢,兴趣也好,使命也罢,因为热爱,所以坚守。临终所忆,或曾筚路蓝缕,或曾相濡以沫,或曾意气风发,或曾踌躇满志,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身后有人传。这是第三境界。那是有大宏愿,大志向。譬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生而卓尔不群,要做惊世骇俗,名垂千古之事。

待我爬上山顶时,山顶寺庙正传出空灵的钟声。山顶的风,吹过寺庙门口已逾百年的苍松,吹过我的面颊。我仿佛听到风在问:人生的诸多答案,在哪里呢?我看向苍松,苍松挺立,不语。
评论
下一页
Apps
添加足迹
详细地址:
发生时间
关闭
确定
X
足迹
地点:
时间:
豆地
文字
图片
开辟豆地
私人的
公开的
私人的豆地只有你自己可以看到,你可以用来种植你独属的心情
关闭
创建
文字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时间:
关闭
创建
图片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关闭
上传
上传中...
下载豆田应用,发现美好世界!
注册豆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