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豆田广场

你隔着眼镜与路灯,说话
那头餐桌与吃饭的人,在说话
火车与楼里的床榻,也在说话
本该吵闹,也该吵闹的
可为何如此,安静
静到把耳朵收纳进肚子里开始聆听
饥饿,无声,贪婪,无声
摘下眼镜
将自己塞进车厢
餐桌也并入房间成为床榻的一半
凌乱,挣扎,狡辩, 挣扎
那些说话的,与沉寂的终点
站台始终成为了,不可结交的好友
原来说话,是哑巴在装傻。

天色渐暗
树桩低下了头
望着破烂脚趾,苦涩地扯开
缠在根部的丝线
那是去年冬天的棉袜
那个人亲手编织套上去的,圈套
树桩捡起地上烟头
假装抽到了人生的味道
如果手也枯黄了
那个人,今年冬天是否还会带来
什么,惊喜灾难,诶
再看一眼自己,这碍眼的年轮,怎么就
就在皮肤上开起了花
如果,那个人不爱看到
这次要从哪切开自己,再次偷偷
再次自然地走进她的圈套呢。

绿池边,晚
新树立在夏的暖怀
人也倒在暖怀里笑望天际
没有云,没有雨,没有风也自成一画

所有未计划,未知的航行
海妖都铭记在心
翻腾,跳跃,飞奔替你潜行
没有笔,没有纸,没有墨你也来到画中

那天,往事也淡,而今也轻
夏也没替你忘记
记录一个人的突然转身
究竟是,如此华丽还是抓人挠心
那天,
没有你,没有我,我们就在画中过活
绿池边,晚
暖怀上了一把密钥。

今夜
希腊的波塞冬神庙
升起了一轮满月,笼罩之下
人们渺小的
如同星星眼中的芝麻
这是花月在下凡
月亮总说星星已经够闪亮
今夜
你说什么,我都听不见
你看啊,月亮在逃,神庙守望。

他脚踩着一双破洞的布鞋
走完了父辈的一生
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这沉默的一生
脚下的路已老去
背上的信,也无人会读
路遇的姑娘或许记得那张笑脸
两颗虎牙,也在路上不小心弄丢
他在布鞋底 埋下
一个未成走完的一生,鞋没了
他也就走了
一同带走的还有那
父辈的肩头和满筐的信篓。

当硝烟真的降临
新的生物 废墟开始诞生
人们开始肢解 你的身躯 他的灵肉
一个踩着一个向上攀爬着
去献上女人的胸部 男人的尊严
求存 最后的意志表达
这后世的假想啊
如果硝烟不曾 真的降临
人们还在笑着人们
胸部踩着尊严 一点没有变样
这假想的后世啊
降临什么 都是上帝的严重失误。

当魔鬼 穿上心仪的碎花裙子
去与小女孩要一颗她心爱 的糖果
这场闹剧从开始便预示着 这
会是个悲伤 又引人发笑的非经典 选段
是谁说魔鬼就该迎风而战
直到血染袍白
是谁给了小女孩糖果
却又不给她的心灵按上碎花裙子的 安详
是谁在舞台上 大声呼喊着 莎士比亚啊 我的神
是你 还是我
是我们心中那死去的经典 还在咆哮。

雨露的叹惜啊
活活憋死了一头雄壮的大象
把它葬在云霾之下
供惊雷们 播撒
那乱世之安
活活憋死的生灵们啊
也曾来到你的屋檐之下 避雨 无果
你继续编织着手中的簸箕
一个窟窿 接着一个窟窿
更像你身后的眼神 在叙事着空洞
没有幸事被均沾
没有活着的大象真的 躺在
谁的屋檐之下
今夜的雨啊 注定漏了个不起眼的节拍。

你的宠爱 小丑的怪诞
音乐声响起 众神起立
起舞的裙摆先于眼神们 沉醉
一阶一阶楼梯向下
预示着往上
是天堂
你的浑吝模样
那天你在街边卖艺 带的是满地
怀疑声起 小心着缝补众义
大意的饮完最后一滴 生命的奇迹
你的怪诞 小丑的宠爱
音乐声闭 众生起立。

加入豆田,查看更多
已经到最后啦!
下载应用
添加足迹
详细地址:
发生时间
关闭
确定
X
足迹
地点:
时间:
豆地
文字
图片
开辟豆地
私人的
公开的
私人的豆地只有你自己可以看到,你可以用来种植你独属的心情
关闭
创建
文字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时间:
关闭
创建
图片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关闭
上传
上传中...
下载豆田应用,发现美好世界!
注册豆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