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豆田广场

雪山的高
是峡谷眼里蔓延的长
孤鹰爪下正独写大地挣脱
河川根系巨型的

圣洁啊,你披上轻纱
让窥仰
一人一生只许一次
而我
穿上你赠予的鞋与衣裳
在不匹配时空
静卧,闭眼是漫山遍野的高
落下安详。

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活到今天依然没有答案,我说过很多话,做过很多决定,最后发现都没有所谓规律,我也不是朋友眼中那个豁达、强大、见识独到永远不会被束缚的人,大部分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人设”,或主动或被动加上去的各种标签,甚至最后的最后我发现自己更倾向于是个自私且阴暗的人,爱自己远胜过爱周边的一切,可是行动上,却也是连自己也没好好地爱护好呢。

我是个有隐秘角落的人,没有人触碰过,对他(她)们每个人,展示的都只有其中一部分,有些单纯是压抑的受不了了需要一点倾诉,有些是自私的希望能多个人跟我一起疼痛,却也不想有什么“开始和结尾”,但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最后,我来的不潇洒,走的不彻底,我伤着别人,也伤着自己,知道有些做法不对,却还是做了些现在想来依然后悔、遗憾、无奈的荒唐事。

守着这些阴暗,从十年前死去,又畸形的活过来。免为其难的走到今天,我也努力生活过,单纯是是因为我的纯在不是个体,我还有不得不去负责的亲人,需要我表现的很坚强,虽然内心根本什么都不想做。说白了,我就是个浑身包裹着荆棘白布条的人,内心除了自己,不信任任何人,有勇气展示一切阳光,却没有勇气说出一句:我就是这么一无是处。

甚至对着树洞也说不出具体的真心话,生活中,虚拟中我都没有朋友,那些曾经想要拉我一把的人,要么是累跑了,要么是被我吓跑了,最后我总给人留下神秘而酸涩的回忆。道理都明白,付出是双向的,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没有永恒单项的结果。

大部分时候,我在所谓朋友那里,特别的厉害,我会聆听,会感同身受,会客观分析,能接受一切不可思议的故事转变,不管你是个什么人,有什么不能说的隐衷,我都不会惊讶,也不会有片刻的膈应,我总是那么让人舒服,仿佛这个世界没有我接受不了的事,而且,我还能说,能写,脑洞逗比永远不会断开的话题,是我为朋友搭建的快乐通道,只要我想,就没有一刻沉默,可如果是我选择沉默了呢,诗歌就成了我与大部分常态人不一样的“浪漫标签”了吧。

我其实是自暴自弃的,虽然没有对任何人承认我懦弱,我总表现的那么强大,安慰好每一句关心,我其实真想大喊:“我不想与这个世界说再见,我没有一刻不在害怕,怕死怕没有人再爱我,怕我腐朽在一个阴暗的角落,我怕我是那支没有人回收的风筝,我也怕我的所有心事被人知道了,我就不能继续那些美好的人设了,我还一点都不想努力,我不要那么多钱,也不要什么活着意义,我要的不过是,能有个最普通的生活,一日三餐,一个小家,一个简单的爱人”。

可是,太难了,活着这部哲理书,上苍给我的版本是加强绝对难度级别的,我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是心魔苦难的试验品,我无法解释自己的人生,活的痛苦,也不敢死去,在这生命漩涡里,醒着睡着,都挣脱不了也超越不了所有已知和未知。

什么都懂,什么都只开头写了一个字,后面,真的没有什么动力和思绪了。
The trees come up to my window like the yearning voice of the dumb earth.
绿树长到了我的窗前,仿佛是喑哑的大地发出的渴望的声音。
"Moon, for what do you wait?"
"To salute the sun for whom I must make way."
“月儿呀,你在等候什么呢?”
“要致敬意于我必须给他让路的太阳。”
加入豆田,查看更多
已经到最后啦!
下载应用
添加足迹
详细地址:
发生时间
关闭
确定
X
足迹
地点:
时间:
豆地
文字
图片
开辟豆地
私人的
公开的
私人的豆地只有你自己可以看到,你可以用来种植你独属的心情
关闭
创建
文字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时间:
关闭
创建
图片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关闭
上传
上传中...
下载豆田应用,发现美好世界!
注册豆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