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那年
当时只道是寻常
由失意の栖居创建
收藏
『那蝉那夏』

一、
青年手捧一本书,躬身细读,至会心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噙满笑意。
“叔叔。”稚童捧着双手,脆生生地喊了一声。
青年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稚嫩的脸庞,扑闪的大眼睛,温柔地笑道:“怎么啦?”。
“我想和你换这本书”。稚童略带紧张,粉嫩的脸有些微红。
“哦,那你用什么来交换?”
“喏!”稚童把双手伸过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条缝隙。
“你想用一只蝉,换我一本书?”青年盯着稚童,戏谑道,想看稚童如何作答。
“是一整个夏天。”稚童摇头,认真地反驳道。

二、
青年捉起那只灰蝉,薄薄的羽翼在阳光下晶莹通透,闪着别样的光彩。
那年夏天,晨间的清风,拂过门前的池塘,漾起一圈圈细密的涟漪,拂过窗棂,也拂过肌肤。
那年夏天,清亮的蝉鸣,炙热的烈日在硕大的桑葚树下投下斑驳的光影,一群少年趴在打稻机上打纸牌游戏,一会拍案叫好,一会骂骂咧咧,好不知忧虑!旁边还有一个少年,伏案写字,似是充耳不闻,宠辱不惊。

三、
捉住了那蝉,捉不住那夏,与失却的流年。
一个人思考
一个人固执
一个人陶醉
一个人安静
一个人叹息
一个人冷漠
如果说放纵是走投无路时的被逼无奈
那么堕落则是心甘情愿中的酣畅淋漓
世界往往被别人描绘得浩大而美丽
你却由于他们的“指引”更多的是看到了太阳的黑子。
曾经很多次想要推开记忆的大门,想在笨重的大门后取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试图找出我之为我的根源,却总是无功而返。究其原因,终因那片记忆琐碎、平平无奇,以至于支离破碎,终不能成就一个完整的故事。说到底,那是一段青春,那段叫做叛逆青春的岁月里,是否果真平静得如静静流淌的小溪、平庸得近乎电线杆上随意贴满的小广告,还是说我取出的记忆并非全部?对此,我不得而知。这样的青春,曾令我惶惑不安。

后记:昨日不知来由突然浮现起曾经的一段
那一年
我悲伤 怅惘
和发自内心地欢愉
那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你究竟钟情于何物?
那浅浅的感情,深藏心底,寡淡又绵长,那么究竟心何所依?
那年的四季是如何轮换的,已经全然不记得了,下过几场雪,几场暴雨,有没有台风?翻看日记本,才模糊地记得那时的种种情绪——也只是依稀可辨,曾经的痛是隐伏的,像一道陈年旧伤,触动时,隐隐作痛。时间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虽不能说可以治愈一切,但岁月的风沙吹过,促使人往前移动,而人没能带走的东西——回忆,悲伤,思念——就留在某处,渐渐被风沙掩埋。风沙中,我们走得太匆忙,抑或太艰难,丢下东西时,甚至浑然不觉,直到往前走了一段路,察觉到什么东西不见了时,沿着来的路向咆哮中的风沙远远望去,风沙已经没有经过时那般躁动和猛烈——大抵是风沙的洗礼锤炼了身躯和心灵的承受力,费力找寻也终于辨识出被风沙掩埋得只剩一角的丢失的东西——不,不算丢失,穿越风沙的路上,或许放下一些东西是必须的。
那一年,单调,压抑,而压抑又被压抑着,剩下的便只是单调了
秋非秋

风和日丽是形容春的,既然是秋的季节,便只能用秋高气爽形容了。阳光洒得到处都是亮闪闪的、明晃晃的。

从西苑出来,有些犯愁了。随身小包里塞满了药盒,还是有两盒十公分见方的药盒没有藏身之所,只能拿在手上。正好有车去钓鱼台看看银杏,端着单反去拍银杏的比比皆是,但一手握一个药盒的想必没有。想想觉得可笑,但是没有办法,路上也没碰到超市之类的,只好先去公交车站。
来了一辆上下两层的公交车,匆忙之间钻了上去。这种两层的公交车还是头一次坐,想去二层,或许视野会有所不同。我这样想。不经意瞥见提示面板上写着“特6”,糟了,看花眼了,不是“特5”。也真够迷糊的,好在一人自由自在,这种程度的迷糊无伤大雅。先走着。后来计上心头,打算问一下售票员在哪站下方便换乘去钓鱼台,结果“特6”也到,真是万幸。“还远着呢,先去上面坐着。”售票员如此说。我心中大定,又爬上二层坐下。偏偏把“特6”看成了“特5”,偏偏“特6”也到钓鱼台,真是巧合啊。上次有诈骗电话,也巧合地蒙中了我有挂号信未取,并且挂号信是银行寄出的。不由又想感叹世上的巧合真奇妙啊。世界上不存在巧合,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如果非要说有巧合,唯一的巧合是,它恰巧发生在你身上。夜雨曾经这么跟我说。这么一解释,是好是坏都是一种荣幸,心态倒是不坏。
国宾馆正门两侧各有一条银杏大道,合计约莫有一里地长。果然如网友所言,来此拍照的人特别多,清早过来才能感受秋的味道,此刻有些过于热闹了。到处都是来拍照的人,从青年男女、到中年家庭到老人,有蹲着拍的、有架着三脚架拍的,有仰拍的,有自拍的。不少银杏树树叶已经全部翻成金黄,又不到落叶的时机,看上去煞是饱满,在风中吟唱,在阳光下欢快地眨眼。我也不能免俗,也想随手拍几张,我喜欢阳光透过树隙,斑驳的味道。可惜单手拍照受限于拍摄技术和拍摄工具,有心无力——手上还握着两盒药呢。想把手上的两盒药蛮力塞进随手小包,于是先把书、皮夹和几个小药盒掏出包。由于没有临时摆放物件的桌子之类,我艰难地把左手支在胸前,小物件一件件摞在手臂上,及下巴高时,便用下巴去抵,腾出的右手把两个大药盒塞进随身包,最后小物件还是洒落一地。那场景,想必滑稽得紧。谁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吧。最后好赖把书也塞进去了,结果还有几个小药盒怎么也塞不进去——白忙活了一场。早知道就不带书出门了。原本以为银杏大道还有长凳可以休息的,结果银杏大道还是被不高不矮的铁栏围着,连称之为门的出入口也没有,男人进出相对容易,老人、小孩和女人则要费力得多。原本以为银杏大道是平整开阔的水泥路,结果是铺着一层细粉尘的泥土地,毫无规律地撒上了银杏叶和银杏果。和期待的不一样,这也正是此行的意义所在。不去买廉价的地摊货,你就不会知道地摊货的真正价位以及讨价还价的乐趣和成就感。夜雨曾经跟我说。他又说对了,有些东西你不去真正经历,就一直以为它是你想象或期望中的样子,但其实不是。
我还是找到了能解放我的左手,端起手机拍照的方法。当卖烤地瓜的阿姨跟我推销她的地瓜又甜又香的时候,其实我关心的是,买了烤地瓜可以多赚一个塑料袋装药盒。
这里有五种人。端着专业设备的摄影爱好者,老少一家子,情侣,闺蜜,剩下一种人,便是我。摄影爱好者是不是真的专业我不知道,但是比我专业便称其为专业好了。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藏在树后,年轻的妈妈办着鬼脸拿着糖果诱惑儿子,引得小男孩天真地探出脑袋,好奇地打量妈妈,年轻的爸爸则伺机调整镜头、按下快门。我突然想到一句台词:You people are sick. 你们这群人真变态,居然偷拍我。我很想帮小男孩这样腹诽。想必这是所有这里被拍照的人里最真实的吧。真是阳光灿烂、岁月静好、其乐融融呢。见得最多的还是闺蜜、情侣拍照。我怀疑女人会拍照是天生的?还是在乐此不疲中习得的?即使面容不是很姣好,在面对镜头的时候,她们仍然能微微扬起嘴角,摆出最满意的表情;即使身段并非出色,也磨灭不了被拍照欣赏的热情。身段玲珑、面容姣好的女孩,更不必说,摆出各种pose不在话下。一个仰头望天、一个回首凝眸、一个嘴角上扬、一个单腿微曲交叉在后,一个身倚围墙,一个怀抱大树……,她们可以组合出无数个不同的拍照姿势。不可否认,这一刻的女子,自信而美丽。我有好几次远远凝视几个女孩,在想为什么她们能够那么轻松随意地更换pose呢?她们此刻的pose是想要表现怎样的气质呢?最后只能感叹她们天赋如此。
差不多,就走了。
已经到最后啦!
下载应用
添加足迹
详细地址:
发生时间
关闭
确定
X
足迹
地点:
时间:
豆地
文字
图片
开辟豆地
私人的
公开的
私人的豆地只有你自己可以看到,你可以用来种植你独属的心情
关闭
创建
文字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时间:
关闭
创建
图片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关闭
上传
上传中...
下载豆田应用,发现美好世界!
注册豆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