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若不能站成一道风景-160-向南
《一路向南(节选)》
文/失意的栖居

湖南有“鱼米之乡”的美誉,并非浪得虚名,一路上稻田与池塘交错。许多池塘的中央都趴着一只直径约两三米的“铁蜘蛛”,那是增氧器。天气闷热的盛夏,铁蜘蛛可以搅动池水,增加水中的氧气,否则很多的鱼儿就只有翻肚皮了——那是死亡的前奏。途中也看到不少的莲池,大概分到农户每户的莲池面积有限,并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壮阔,但荷叶与荷叶之间争先恐后地探出头来,也显得很是活泼。不过荷叶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万碧从中一点红——风头被荷花抢尽。绿叶衬红花,似乎天经地义。我想起莲的另一品种,紫睡莲,睡莲科睡莲属。它的外面是紫色的花瓣,中间是金黄色的触手,包裹着含苞待放的花蕾,只在凋谢前一刻才会张开。这种花每年只开七天,是格兰蒂亚最为娇贵的花。它的花语是淡泊的爱情。我喜欢这个花语,因此才记得。


一路向南,行至湖南中部,绵延2000公里,竟不见一个大晴天,一路都是灰蒙蒙的。我在想,如果一路向南,再向南,驶过赤道,进入南半球,会不会也一直见不着太阳。当然这个猜想既没有证实的条件——没有穿越赤道的铁路,也没有证实的必要。


再撑开眼帘时,开始下起雨来。雨下得痛快,暴雨狠狠地撞击在车窗玻璃上,化成一个五毛硬币大小的水团,然后快速沿玻璃往后下方滑落。车速很快,所以雨水也滑落得迅速。雨大时,平行滑落的粗大的水柱犹如一条条水蛇争先恐后往后下方游去,雨稍小时,水柱变得纤细,看上去便像是龙舟赛,列车行驶到无雨的区域时,车窗上残留的雨水则像一群群小蝌蚪,在领队的带领下,一路觅食而去。天色渐晚,车窗发挥镜子的作用,映出我注视窗外的脸庞。我想起《雪国》开篇岛村也是看着暮色中的车窗,窗外的灯火与车内叶子的身影重合,虚虚实实之间,给了岛村奇妙的遐想。或许《雪国》太过细腻,我没有看懂,总结来说,是一个放浪形骸的男人,与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评论
下一页
Apps
添加足迹
详细地址:
发生时间
关闭
确定
X
足迹
地点:
时间:
豆地
文字
图片
开辟豆地
私人的
公开的
私人的豆地只有你自己可以看到,你可以用来种植你独属的心情
关闭
创建
文字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时间:
关闭
创建
图片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关闭
上传
上传中...
下载豆田应用,发现美好世界!
注册豆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