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聂鲁达
聂鲁达的诗歌。
由小豆创建
收藏

驿站的风,绿的风,
载着虚无和水,熟识灾难,
扬起凄凉的皮革
和稀薄物质造成的旗,像救济金;
曾经在此栖身,银色的,冰冷的,
易碎犹如巨人手中的玻璃剑,
在这许多呵护它惊恐的叹息的力量之间,
它滴落的泪,它徒然的沙,
包围在咆哮冲击的能量里,
像赤身上战场的人
举起苍白的躯体,迟疑的信念,
一滴被侵略的战粟的盐。

如此微弱的光,如此闪烁不定的火,
能怎样安息,抱什么可怜的希望?
向什么举起饥饿的斧头?
摆脱什么物质,逃避什么光线?
它纤长颤动的光
逶迤如充满睡意的
悲哀苍白的新娘的长裙。
因为阴影和混乱所触及的一切,
都向下堕,液状、悬空、没有和平,
在空虚中手无寸铁,被死亡征服。

哎,这是期待着的日子的去处,
走向匆遽的信札、船只、交易,
死亡,安稳而潮湿,自己没有天,
它芬芳的行帐,浓密的枝叶,
活泼的彩霞,活的呼吸,在哪里呢?
静止着,披着垂死的光华和混浊的鳞,
它将目睹自己被雨水分割,
被吸满水的风袭击。

要考虑什么希望,什么纯粹的预兆,
要在心里埋葬什么真实的亲吻,
而屈服于孤苦和智慧的根源,
温柔而安全,在永远不安的水土?

为了长久的安定,要在我麻木的肩上
用什么方式供奉什么翅膀灵活的梦天使,
那通向死亡星宿的路,才是
许多个月许多世纪以前开始的艰苦飞行?

也许是多疑虑的生灵先天的怯弱
忽然寻求永久的时间和固定的空间,
也许是苦苦累积的疲惫和岁月
像新生大海的潮汐一样
伸向被遗弃的悲痛的岸头。

唉,让现在的我继续存在和终止存在,
让我的屈服遵从钢铁的条件,
只求死和生的颤栗不打扰
我希望留给自己的深处。

那么,现在的我,在某个地方和所有时间里
将成为确认而肯定而热切的证人,
不断谨慎地破坏自己,保存自己,
失誓履行原始的责任。

[聂鲁达]

未发生过的事情是如此突然
我永远地停留在那里,
什么都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我,
好像我在一张椅子下,
好像我失落在夜中——
如此这样又不是这样
但我已永远地停留。

我问后面来的人们,
那些女人们和男人们,
他们满怀如此的信心在做什么
他们如何学会的生活;
他们并不真正地回答,
他们继续跳着舞和生活着。

这并没在一个已经决定
沉默的人身上发生,
而我也不想再继续谈下去
因为我正停留在那里等待;
在哪个地方和那一天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我知现在我已不是同一个人。

[聂鲁达]

在深深的海底,
在悠悠的长夜,
你静静默默的名字,
驰过如一匹马。

负我于你的背,啊,庇护我,
在你的镜中向我现身,突然地,
在你背后茁长的,
黑夜孤单的叶子上。

充满甜蜜的光之花,
以你亲吻的嘴唇回应我的呼唤。
坚决柔美的嘴唇,
因离别而狂野。

如今,长远长远地,
轨道伴我从遗忘走向遗忘。
雨的呼唤,
黑夜的珍藏。

容我寄身于午后的丝线,
在黄昏时缝制
衣裳,而天上一颗星
充满了风在悸动。

把你的远离注入我,深深地,
重重地,盖过我的脸,
以你的存在穿过我,设想
我的心已碎成片片。

[聂鲁达]

在心的深处,
你的名字慢慢
默然回旋滴下
裂开流散成水。

有人企图损害它,
而它悠长而又短促的尊严,
仿佛突然响起来的
逝者的足音。

突然,突然给听到了,
并且以凄凉的坚忍
在心里延伸扩散
犹如秋天冰凉的梦。

大地粗重的车轮
轮胎注满遗忘的湿气
滚动,把时间碾断
成为分离的两年。

它坚硬的杯盏盖住
你泻入寒冷土地的灵魂。
它可怜的蓝火花
在雨声里飞起。

[聂鲁达]

我的确认识他,那么多年
跟他在一起,跟他黄金和岩的本质一起度过,
他是个疲倦的人:
在巴拉圭,他丢下父母,
丢下子侄,
丢下妻舅,
丢下房子和母鸡,
丢下翻开的书。
他们来叫门。
他开门,便给警察带走,
他们拷打他
直至他吐血,从法国到丹麦,
到西班牙到意大利,四处流徙,
然后去世,从此我再见不到他的脸,
听不到深沉的静默,
有一次,在风雨之夜,
当雪织出
洁净的袍子披上山脊,
我在马背上遥遥
望见我的朋友:
岩石是他的面孔,
他的册影迎向暴风雨,
风在他鼻子里打断
被迫害者长长的吼叫:
流放的人在这里停下:
变成岩石,在祖国安居。

我只能演悲剧角色。

雷电和玫瑰
从来没有为我而互相问安。

我没有创造过世界,没有
造过时钟和波浪,也没有期望
麦子上有我的肖像。

既然在从未到过的地方也失去那么多,
我惟有绝迹于驻足之处
而留住意之所钟,
只让一座金山
溶入一杯冬水。

旅人自问,是不是浪费了光阴
把路推至更远处
却又回到原来的起点悲叹
回来耗掉一份故我,
回来再度告别,再起程。

假如你突然不再存在,
假如你突然不再活着,
以及暗紫色的甜蜜。
只不过几英里的暗夜,
乡村破晓时分
潮湿的距离,
一把泥土分隔了我们,墙壁
透明
我们却不曾越过,因而生命,
此后,得以在我们之间
安排了重重海洋与大地,
而我们终能相聚,
超越了空间,
一步一步相互寻觅,
从一个海洋到另一个海洋,
直到我看见天际在燃烧
你的发茨在火光中飞扬
你带着栓不住的流星火焰
奔向我的亲吻,
当你溶入我的血液,
我嘴里就尝到了
我们童年
野李子的甜蜜,
我把你紧紧抱在怀里
就象重获了生命与大地。

比水波更纯粹的躯体,
盐洗刷着海岸,
而明亮的鸟
飞着,在地上没有根。

在深深的海底,
在悠悠的长夜,
你静静默默的名字,
驰过如一匹马。

负我于你的背,啊,庇护我,
在你的镜中向我现身,突然地,
在你背后茁长的,
黑夜孤单的叶子上。

充满甜蜜的光之花,
以你亲吻的嘴唇回应我的呼唤。
坚决柔美的嘴唇,
因离别而狂野。

如今,长远长远地,
轨道伴我从遗忘走向遗忘。
雨的呼唤,
黑夜的珍藏。

容我寄身于午后的丝线,
在黄昏时缝制
衣裳,而天上一颗星
充满了风在悸动。

把你的远离注入我,深深地,
重重地,盖过我的脸,
以你的存在穿过我,设想
我的心已碎成片片。

已经到最后啦!
下载应用
添加足迹
详细地址:
发生时间
关闭
确定
X
足迹
地点:
时间:
豆地
文字
图片
开辟豆地
私人的
公开的
私人的豆地只有你自己可以看到,你可以用来种植你独属的心情
关闭
创建
文字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时间:
关闭
创建
图片豆苗
给自己(仅自己可见)
添加足迹
关闭
上传
上传中...
下载豆田应用,发现美好世界!
X